留守女士陈丽

  陈丽看着桌面上的统计表,心中想的却是今晚的晚饭吃什么,如何打发饭后的时间。独身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呀,
她深深体会到丈夫不在身边的孤寂难熬的艰辛生活。陈丽今年28岁,是个成熟美丽的风韵少妇,她在局里是出了名
的美人,结婚仅一年的时间,丈夫就出国了,计划在一年内把她也办出去,可是现在快两年了,她依然独自留在这
里。()


  「陈丽!」喊声打破了她的思虑,她抬起头。


  「局长让你把报表送过去。」


  「我马上就去。」陈丽答应着,整理好桌上的报表,奔局长办公室走去。


  看着五十多岁,身体肥胖的局长,陈丽从心理感到无比的厌恶。这个局长以好色闻名,经常以上司和长辈的身
份在一些年轻的女职员身上占便宜,局里的女同事都很烦他,小心躲避着他。


  「你再仔细审核一下,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局长吩咐着,陈丽坐在沙发上重新整理着报表。趁她不注意,
局长站起来,悄悄走到门口,把门锁上。陈丽惊觉时,局长已经挨着她坐下。


  「小丽呀,一个人很苦吧!有什么困难就向组织提吗,我们会帮你解决问题的。」局长的手自然的抚在陈丽的
背上,陈丽缩了缩身子,躲避着局长炽热的目光,勉强笑着回答:「谢谢局长,我很好,没有什么困难。」


  「一个漂亮的单身女人,没有人照顾怎么行呢。」


  局长亲切的把另一只手放在陈丽的大腿上抚摩着。陈丽实在忍无可忍,她站起身想摆脱局长的纠缠。


  局长突然用力把她摁倒在沙发上,然后油腻腻的嘴压在陈丽的红唇上,大手掀起筒裙,直接伸到陈丽两腿之间,
隔着丝袜和内裤,使劲的揉搓着。陈丽浑身颤抖着,感觉到局长呼出的热气喷在脸上令人作呕。


  她惊恐的尖叫,但是局长的手搂住她的脖子,使劲的亲吻她,她只能发出「唔……唔」的闷声。


  陈丽拼命的推拒局长的身体,然而局长就象一座山一样巍然不动,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局长加大了下身揉
搓的力度,陈丽感到难受极了,她全力挣扎着,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渐渐的,陈丽感到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小,
抵抗力越来越弱,她的体力已经消耗怠尽了。局长的手使劲往下脱着丝袜,陈丽心中一阵恐惧。


  「这样下去恐怕难逃被奸的命运,怎么办?救救我!」陈丽心中焦急万分。这时,突然有人敲办公室的门,局
长一楞,停止了动作;陈丽乘机推开局长,站起身跑到门口,打开房门冲了出去。敲门的白主任看着衣衫不整的陈
丽奔远的背影,楞在那里……「怎么啦?发生什么事?」看着陈丽红着眼圈,她的同事兼密友黄月悄悄的问道。陈
丽摇了摇头,黄月好象悟到了什么。


  「哎!漂亮的女人真是麻烦呀!让这色狼得手了?」


  「去你的!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陈丽气恼的推了黄月一把,黄月咯咯笑着,陈丽的心情稍好了一点,她悠悠
的长叹了一口气。


  几天后,关于陈丽的流言在局里散播开来,说她难耐独身的寂寞,在办公室如何引诱局长,如何风流放荡,如
何……带有细节性的蜚语终于传到陈丽的耳里,她感到非常的气愤,想找局长去理论。


  「算了!女人碰到这种事很难说清的,何况你是个独身的漂亮女人。现实就是这样,没办法,你还是忍了吧!」
黄月劝阻着。陈丽皱着眉头,「可是这种情况,让我如何呆下去呢?」


  「要不你请几天假吧!在家呆上一段时间,放松放松,等心情好点再来!」陈丽想了一会,点了点头。


  晚饭后,陈丽洗完澡,穿着睡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话响了,她伸手拿起电话,是丈夫的国际长途。


  「老婆!还没睡呀,是不是想我的棒棒填你呀?」


  「坏蛋!还说风凉话,一个人跑去享福,扔下我不管,没良心的!」


  「呵呵!别着急,现在基本办的差不多了,再有一个月就可以接你过来了。老婆!真想你呀,你一定要守住阵
地,不要让敌人偷袭了,等你过来后,让我好好的干干你!」


  「嘻嘻!你也是,不要让别的女人占了我的床呦!」陈丽轻笑着。


  「好吧!让我们共同坚守阵地,等你来了再共同战斗。呵呵,早点睡吧!宝贝,亲亲你,好好保重自己,我挂
了。」


  「你也是呀!byebye」


  挂上电话,陈丽感到身体里一阵骚动,毕竟是结了婚的女人,生理上的需求是不可避免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陈丽捂了捂发红的脸,起身开了门。是白主任,陈丽把他让进屋。


  「小丽,这几天在家还好吗?」


  「还好,谢谢!」陈丽笑着。


  「你手上的工作交代一下,我好安排其他人接手。」


  「哦!」陈丽答应着,他们谈了一会工作的事,然后开始闲聊起来。白主任讲自己如何理解陈丽生活的坚辛,
处境的困难,同情她的遭遇,更为她的风言风语打抱不平,一味的说着体贴的话。陈丽听了很感动,但是白主任说
的没完没了,她感觉很困了,希望白主任早点走。


  白主任也觉察到了,他起身告辞,陈丽客气的送他。到门口处,白主任突然回身抱住陈丽,嘴唇压住她的,疯
狂的亲吻起来,陈丽一下子懵了,转瞬间,她被按倒在地板上,睡袍的领口被扯开,丰满雪白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
白主任的大手抓住娇嫩的双乳,使劲揉搓起来。陈丽感到脑中一片茫然,身体里的那股骚动又被撩拨起来,她的脸
色晕红,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白主任恣意的亲吻着陈丽雪白的胸脯,双手上下游动着。陈丽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吟,「好久没有尝到这种滋味
了!让人渴望的激情!」陈丽喘息着。突然,下身传来一阵疼痛,原来白主任把两根手指伸了进去,来回抽插着。
疼痛让陈丽发热的头脑清醒过来,「天呀!我在干什么?」她猛的推开白主任,站起身发疯一样把白主任推出房门,
把门锁好后,陈丽扑到床上,失声痛哭起来。


  二十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城市中的喧嚣渐渐宁静下来,街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陈丽坐在一间幽雅的酒吧里,
慢慢的品着红酒,激动的心情到现在还无法平静下来。今天签证终于到手了,她很快就要到大洋彼岸和丈夫团聚了。
她体会着即将离开这个城市的心情,竟有一丝牵挂的留念,毕竟是在这生活了二十几年呀。


  「一个人吗?可以聊聊吗?」声音打破了陈丽的思绪,她抬头,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很礼貌的看着她。


  「好呀!请坐。」陈丽今天的心情很高兴,平时,她是不会和一个陌生男人搭讪的。


  「谢谢!」男人坐了下来,他们开始攀谈起来。男人很健谈,他们谈了很多有共同兴趣的话题,渐渐的聊到婚
姻方面,男人的情绪淡了下来。他说很后悔结婚,他的妻子是个活泼开朗的人,有很多爱好,交际活动频繁,他很
不喜欢,但又无力阻止,他们的感情越来越疏远了,婚姻已经出现了危机,他为此感到很痛苦,对婚姻不再抱任何
希望。陈丽很同情他,也述说了自己的婚姻,与丈夫两地遥望的相思之苦。


  他们谈的很畅快,直到十二点了,男人站起身礼貌的要送陈丽回家。他们漫步在街上,又聊了很多关于婚姻、
家庭、爱情方面的话题。到了陈丽家的门口,两个人默默的站了一会,男人深邃的目光注视着陈丽,陈丽感到心速
加快,心砰砰的跳着。


  「我走了,你进去吧!和你聊的很愉快,谢谢你陪我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再见!」男人微笑着,转身慢步离
去。望着男人的背影,陈丽心绪紊乱,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她稳定了一下情绪,终于下定了决心。


  「唉!你……等等」男人迅速的回过身,飞快的奔到陈丽面前,一把将陈丽拥在怀里……「啊……恩……」床
上,陈丽尽情的发泄着压抑已久的激情,男人的头正压在她的下身狂吻着。陈丽双手抓住男人的头发,使劲的向下
按着,浑身痉挛般的轻扭着,体内熊熊的火焰让她全身发烫,浑身肌肤变的赤红,她感觉自己就要被欲望的烈焰所
吞噬。


  男人感受到陈丽的激情,压抑不住满腔的欲火,猛的抬起身,双手举起陈丽修长、细嫩的大腿,挺起男人的象
征,对准陈丽的生命之源,猛的冲刺上去。「噢……」陈丽发出激情的长吟,空虚了两年的身体一下子变的充实了。
感觉到男人的坚挺在自己体内的炙热,陈丽觉得自己正被它一点点的融化,浑身的气力消失的无影无踪。男人开始
了冲锋,火热的东西在陈丽体内快速进出着。陈丽下身被摩擦的滚烫,感觉自己分泌的液体越来越多,男人进出越
来越容易,速度也越来越快。陈丽下体传来一阵阵难言的快感,由点及面,向全身扩散开去,她的大脑也越来越模
糊了。


  男人的技巧和持久力都很强,他不停的变换着姿势,有些陈丽和丈夫用过,有些是陈丽从没见识过的,这新奇
的刺激极大的满足了陈丽压抑已久的欲望,她畅快的呻吟着,尽力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完全放纵自己的身体,投入
到和丈夫从来没有过的激情之中。


  男人被陈丽的表现刺激的异常兴奋,他使出浑身解数,在陈丽鲜美的肉体上尽情驰骋,把陈丽带上一波又一波
的高潮。男人的汗不停的滴在陈丽娇嫩的身体上,两人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激烈的身体撞击声使房间里充满了情
欲的气氛,陈丽的大腿和床单上到处都是她的分泌物,她的心随着强烈的生理刺激越飘越高,感觉象飞翔在无际的
天空里一样。


  终于,男人嘶吼着在陈丽体内深处释放了自己的精华,疲惫的趴在陈丽身上喘息着。陈丽闭着眼,默默的享受
着高潮余韵的感觉,过了片刻,她翻身转到男人的身上,温柔的亲吻着男人的嘴唇、脸颊和宽厚的胸膛。渐渐的,
男人感觉到自己正在恢复雄风,他知道陈丽想要的,紧紧抱住陈丽的娇躯,又发起新的一轮冲锋……清晨,陈丽躺
在床上看着地上急速穿戴的男人,他们心里都清楚,一段生命中难忘的激情遭遇就此结束了,他们又恢复到自己的
生活轨迹当中,再也没有任何关系。男人走后,陈丽走进浴室洗掉身上男人的气味和痕迹,头脑变的异常的清晰。
在即将出国和丈夫团聚的时候,她第一次与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了关系……出国的前一天,黄月在家里设宴为陈丽
送行。席间,两人喝了不少酒,又说又笑,又哭又闹,黄月的老公劝阻无效,只好自动离席,任她们两个尽兴而为。
晚上,黄月留陈丽在家里过夜,两人在床上说不尽的悄悄话。


  「阿丽呀,这两年没有男人的滋味好受吗?」


  「我可不象你,离开男人就活不了!」陈丽轻笑着。


  「那你是不是靠手淫解决呀?」


  「我才没你那么骚!呵呵……唉!咬咬牙就过来了呗!」


  「那你没想过找个男人去去火吗?」


  「说什么呀?你!」陈丽脸红着说。


  「呵呵!怕什么?只和一个男人作过爱,你不觉得遗憾吗?」


  「闭上你的乌鸦嘴,越说越不象话!」陈丽心中感到很羞愧。


  「哎!那么痴情干什么!你老公在外面的花花世界说不定怎样风流快活呢,你还为他守贞操?」陈丽默然,心
中也有些忧虑。


  「你眼看就要走了,不如我给你找个男人快活一下吧!」陈丽吓了一跳,「好呀!你找吧!我等着!」


  陈丽笑着,掩饰着心中的不安。


  「我老公怎么样?让他给你去去火。」黄月坐了起来。


  「你说真的?」陈丽吃惊道,「你好大方,把自己老公让给别人。」


  「你不是要走了吗,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否则我才没那么大方。嘻嘻,其实我老公一直把你当成梦中情人呢!」


  「净胡说!」陈丽羞涩道。


  「是真的,他跟我说过,哪个男人要是上了你,少活两年都值呀!呵呵,他还在和我作爱的时候叫过你的名字
呢!」陈丽用被蒙住头,假装不听她的话。


  「陈丽,其实我是想圆了我老公的梦,顺便也帮你解决饥渴,这不是两全其美吗?」陈丽忍不住「噗嗤」笑出
声来,她觉得黄月真是幼稚的可爱。


  「你同意了!我去找我老公。」


  「哎!……别……」陈丽急忙阻止,但是黄月已经飞快的跑出屋去了。


  「天呀!她真的要干傻事!怎么办呀?要羞死人了!」陈丽心中焦急,不一会,她听到有动静朝这屋而来。她
急忙重新掩住头,避免尴尬的场面。


  有人悄悄进来,摸到床边,钻进被窝。从呼吸上陈丽可以断定是黄月的老公阿德,很快她就从自己臀部接触到
的东西证明了自己的判断。「天啊!真是羞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陈丽心中嘀咕着。阿德的手从后面环抱住陈
丽的腰部,轻轻抚摩着陈丽的身体。陈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顺其自然吧!


  反正明天就要远赴他乡,再也不回来了。」她放松身体,准备在出国前最后享受一下。


  陈丽身上的遮饰很快被清除干净,赤裸裸的躺在那里,阿德贪婪的抚摩陈丽柔滑的肌肤,呼吸急促起来。陈丽
从臀沟触到的坚硬感觉到阿德的冲动,「好大!」陈丽感觉从未接触过如此巨大的东西,她的心理也感觉到火热,
全身发起烫来。阿德用腿轻轻架起陈丽的一条粉腿,陈丽马上感觉到粗硬的东西抵上自己的入口,渐渐的往里推进。
陈丽皱着眉,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点一点的撑开,一点一点的充实,好涨!阿德的东西真的好大,由于没有足够的
湿润,感觉不太好受,她不由轻哼一声。


  阿德一只手攀上陈丽的乳房,一只手扶助陈丽的腰跨,用力前挺着,终于男根全部没入陈丽体内,两人同时舒
了一口气。陈丽感到从未有过的涨满感觉充实着自己,下身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阿德开始慢慢抽动,「哦……」陈
丽难受的皱起眉,阿德感觉陈丽紧紧包裹着自己敏感部位,从未有过的舒爽冲击着他,好紧呀!他忍不住情欲的冲
动,顾不上陈丽的感受,双手抱住陈丽,臀部用力开始快速冲刺起来。


  「啊……啊……」陈丽受不了他的攻击,大声呻吟起来,手向后推拒着阿德的身体。阿德此时已经陷入到肉欲
的狂潮,身体象动力十足的机器一样,拼命的撞击陈丽娇嫩的身躯,陈丽被撞的身躯乱颤,下身阵阵酥麻,渐渐接
不上气来,她感觉浑身酸软,巨大的冲击一刻不停的袭在身上,「停……不要……」她低声的呻吟,渐渐下体麻木,
眼前发黑,终于忍受不住,昏了过去……她醒来的时候,双腿被大大分开,阿德压在她的身上,依然气力十足的驰
骋着。陈丽咬牙忍受着阿德的冲击,不一会,长吟一声,身体内分泌出大量物体,瘫软在床上。「你……你快射了
吧!我……我很难受!」陈丽哀求着。阿德听了又奋力的冲刺几下后,拔出了他的骄傲,陈丽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突然,嘴被巨大的涨开、塞满,一股难闻的气味刺激着她的口鼻。阿德挺动臀部抽插着,陈丽还是第一次为男人口
交,感觉好恶心,但她知道如果不让阿德射出来,自己还有难受的在后面,她强忍呕吐的感觉,用力吸吮着男人的
伟岸,牙齿轻咬着男人的端部。几分钟后,阿德的欲望终于在陈丽口中爆发,陈丽疲倦的躺在床上,心中祈祷,终
于结束了……坐在飞机上,陈丽依然感觉到浑身酸痛。想起昨晚的情形,简直就是一场干。「黄月怎么有个种马般
的老公?也只有她才享受得了吧!」陈丽望向窗外。今天早晨,她把一封控告局长和白主任对女职员进行性骚扰的
检举信投到纪检部门的信箱里。飞机开始起飞了,陈丽仿佛已经看到了丈夫亲切的面容,望着越来越远的地面,陈
丽心中默默向以前的日子说———再见!……【完】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发信给#,将#修改成@)删除影片。

广告合作:[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 © 2008-2017 pao889.com-色香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