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生物】【完】

肯站在牧场的中央,他细细听着四周的鸟叫声和虫鸣声,闻着野花芳香的气味,看着即将西下的橙红色太阳。这样一个美丽的春天夜晚,他想,如果蜜雪儿在这里那就更完美了。

  蜜雪儿在一年以前便死於意外灾害,她是在骑马时撞断了她的脖子。验尸官说,如果在一小时前能将她及时送到医院的话,她便不会死了。

  肯现在靠着蜜雪儿的保险金过活,他买了一辆拖车帮邻人载运货物或处理杂务,但总是赚不了多少钱,他并不是懒惰,只是因为爱人的死使他意志消沉,无法用心工作,当他看到蜜雪儿的照片时,总是会想起火葬她时那些燃烧的火焰。

  一天当肯在屋外沉思时,突然发现天中有一架飞机飞越过他的头顶,他望了一眼,心里突然有一种想法,他觉得刚刚看到的不像是飞机,倒像是一只巨大的老鹰┅┅但这种想法很快地便从他的脑海中消失掉。

  他今天的晚餐是微波的冷冻食品,吃完饭後便坐在椅子上看电视,不久便渐渐阖上眼睡着了。当他再度醒来时,晚间新闻正巧播着是日後五天的天气预报。

  突然,一段新闻吸引住他的目光。

  “现在播报最新消息。一架私人飞机和不知名的生物在天空擦撞。今天晚上四点三十分发生了一起离奇的事件,当飞行员靠近空军基地欲降落时和一只长脖子、尾部没有羽毛的巨大生物擦撞。据目击者指出,那只生物的外观像是着有着人类身体大小般的蜥蜴。”

  肯看完了新闻,再度想到他今天所看到的东西,“难道我真没看错?未知的生物?难道是外星人?”他再度思索了一会∶“唉┅┅不管了,无论他是什麽,他现在一定需要别人帮助┅┅依照飞行的方向来看,应该是降落在牧场上。我得去帮助他┅┅如果蜜雪儿还在的话,也一定会这麽做的┅┅”

  肯到车库找他的手电筒、急救箱、绳子和毯子,他把所有可用东西扔进拖车里去。肯开始在自己的牧场搜查着,他本来开着货车,但他害怕如果真的不小心会撞到他们,索性便下车徒步在草丛中搜索。

  突然他的脚被某种东西绊了一下,他拿手电筒搜查着,就跟新闻中描述的一样,他在草丛中发现了一只长得像人类的巨大蜥蜴。手臂脚都较人类来得细长,还有着巨大的利爪、修长的尾巴及脖子。它的头部非常宽大,还露出两排巨大的牙齿,但它的眼睛是闭合着的,最令人难以相信的地方,是这生物背部有两对已皱缩起来的巨大双翼。

  肯从头到尾仔细地审阅着这只奇妙的生物┅┅肯心里不断地思考着应该要如何做,“我应该做什麽?”他想了想,打911?叫警长来?还是兽医?他摇摇头,试图集中精神。

  他决定第一件东西要做的是带这只生物离开这个牧场,因为这里时常有土狼出没,那些土狼一定会把它吃掉的。他思考了一下,决定先替这只龙做更详细的检查。它的皮肤,在卤素灯的照射下呈现红棕色,看起来没有任何外伤。他将手放在龙的嘴部┅┅他感觉到有一股潮湿的气体喷出。太好了!它还有呼吸,这只龙还活着!

  肯很快地从他工作台上拉出了木板,他不想冒任何会伤害龙的风险。他凭着以前在学校所学的兽医技巧仔细地检查母龙的伤势,它的骨头似乎断了;他抚摸着母龙的腿和手,母龙的皮肤非常光滑且温软;他开始用手慢慢的抚摸母龙的胸部,肋骨似乎也断了;肯看了一下它下半身,它的下体有着外观像人类女性一样的生殖器官,胸部也和人类女性一样有着丰满的乳房;他仔细地检查它的翅膀,还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它的右翼似乎有一点肿胀。

  母龙仍然昏迷不醒,肯试着要抱起这只龙,他将双手滑到母龙腋下慢慢地抱住它,他试着把母龙抱起来,他发觉母龙比他想像中要来的轻许多,慢速而稳定地,他小心翼翼地移动母龙的身体。最後他终於把它抱到了停台上,用毯子覆盖它,然後他很快地开车载着它回家去。

  肯准备将母龙安置在他的车库中,他将家中仅有的两个乾净的旧床垫铺在地上,并铺上乾净的床单,然後将母龙从卡车上抱下来,并将四周清理一下,让龙的四肢和翅膀能自然的伸展开来。

  屋内明亮的灯光让肯能更清楚的看见这只龙的全貌,它的皮肤近似红褐色,上面还有一些花纹。“它真是一只美丽的生物。”肯这样想着。

  肯放了一大碗水在母龙的头旁边,他让车库的门开着,假如它想要离开时也比较方便。他进入房子坐在他的椅子上睡着,他梦到了龙和蜜雪儿。

  直升机吵杂的声音揭开了肯的第二天早晨。他站起身来,突然发现发觉背部异常的疼痛,他开始埋怨自己当初为何不买沙发,他想他的背一定是在搬运龙的时候受伤了。尽管背非常的疼痛,但他仍然到车库里查看一下,他发现水碗是空的,看来龙已经走了。

  “唉!我应该拍一张照片留念的┅┅”肯有点失望,但他仍然很高兴那只母龙平安无事。

  他的背部开始痉挛,他一拐一拐的走出车库外。这是个明亮的早晨,四处充满着野花的香味;突然,一阵刺耳和类似孔雀的哀鸣声传到他的耳中;然後,又有另一个声音从後面上方传来,像是一种清脆的鸟叫声。

  肯转身和看了一眼,他看到母龙在车库的屋顶上!“哦,天啊!”肯惊讶的叫着∶“你还在这儿!”

  母龙点了点它的头做出回应。

  “你知道我在说什麽,对吧?”

  母龙好像回应他的声音,母龙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她伸展开它的翅膀,母龙在天空中盘旋了一会,然後便垂直降落在地面上。母龙的腿非常的修长且美丽,它将它的翅膀收了起来,它的头和脚间距有两尺高。它卷起它的尾巴并向肯走过去,肯笔直的站在原地,几乎忘了他背部的疼痛。

  母龙停在他的面前,然後伸长它的脖子,移动它的头直到它的嘴唇快碰到肯的唇缘为止。母龙的舌头慢慢的在肯的嘴巴和鼻子间蠕动,突然母龙往後退了一点,然後微微的张开嘴并喘着气,之後它的头又再度向前倾,并伸出滑溜的粘舌舔舐着肯的脸。

  奇妙的事发生了,肯感觉到他的下体有一种趐麻的快感,母龙那柔软的手也开始不安份地抚弄着他的下体。“谢┅┅谢┅┅你┅┅”母龙停止了抚弄,用生硬的人类语言向他道谢。

  这似乎是母龙向人道谢的方式,但肯并不怎麽适应,他连忙推开那只龙,然後对它说∶“我了解你想向我道谢,但这样就够了。”说完,他便尴尬地笑了起来。

  母龙侧着头望了他一会,似乎也了解他的意思,会心的笑了起来。很明显,这只龙是很聪明的生物,但可惜的是肯并不懂手语。

  母龙抓住他的手,在他手上画了一些符号,母龙紧紧抓住他的手,它不断抚弄着他的手指头。肯觉得母龙的手长得非常柔软,它的爪子并不锋利。

  母龙检视一番之後就放开他的手指,并在他的手掌心画了一些东西,又在它丰满的胸部上画了个圆圈,然後指向肯。

  “是,是我把你带来这里的。”肯回答了它,他胡乱地猜测着母龙的想法∶“我在这个牧场找到了你,然後就把你带来这。”他指了指牧场的货车。

  龙点了点头,看样子它理解了。

  母龙开始仔细检查肯的身体,突然肯感到背部有一种灼热般的痛苦,肯以为是母龙攻击他,但随即他的膝盖也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突然他觉得有某种东西碰到了他,他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母龙正跪在他身边,母龙的手紧紧抱住他的身体,用它的手掌抚摸着他的背部,最後它的手在他背部痉挛的地方停了下来。它温柔的脱下他的衣服,让他的背部整个露了出来,然後他用嘴巴碰触他的背。肯发现母龙正用它粘滑的舌头施展舔功,舔舐他背部疼痛的地方,不久之後,背部的疼痛就消失了!

  母龙缩回舌头停止了舔舐,并把肯扶了起来,他并没有拒绝母龙的帮助,他的身体仍然很僵硬,但是已经可以走路。“我必须回去躺一会。”他一边说,一边把手指向他的房子。

  母龙看来知道他的意思,便扶着肯慢慢的走进房子中。

  母龙扶着他,让他躺在床上,并陪伴在他身旁。肯仍然感到有一点疼痛和晕眩,可能是伤势过重的缘故。母龙爱怜的抚弄着他的身体,他没有抵抗。然後母龙很快拿了一个碗,跑出房外向天空飞去,肯仍然晕眩着,他不知道母龙何时会回来。

  突然它听到了微弱的呻吟声,肯勉强地站起来往窗户望去,却看到他不敢置信的一慕°°母龙竟然在外面手淫!他看到母龙伸出粘滑的舌头不断舔弄着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则不断在它那湿润的花瓣中抽插着,母龙的另一只手则紧握着碗。母龙的花瓣不断流出绿色的蜜液,大量的淫水不断滴落在碗中,母龙的手指抽动的速度愈来越快┅┅终於它到达了高潮,母龙似乎想要叫出来,但它并没有这麽做,它仅仅张大了嘴巴,花瓣则不断的喷洒出大量的花蜜。

  它所分泌的花蜜正好把整个碗给装满了,这时它开使用舌头将沾在身上其他部位的蜜汁给舔乾净,然後将它的舌头放入碗中,只见它的舌头不断流出一种透明的液体,不久它便缩回舌头,站了起来往屋内走去。

  肯赶紧回到床上躺着,这时母龙兴奋地捧着碗来到他床边,示意要肯喝下,肯虽然知道这一碗绿色的液体全是母龙的淫水,但他相信母龙不会加害他,於是便鼓起勇气喝了下去!

  肯先喝了一小口,发觉母龙的淫水有点腥味,但却又带有一点花蜜般的甜味和海鲜的鲜味,他一股作气全喝下去┅┅他觉得身体舒服多了,他爬了起来,背部虽然还很僵硬,但已不会疼痛。当他起身的时候,他的口鼻刚好和母龙碰触在一起,母龙很快地伸出粘滑的舌头舔着他的鼻子,并吸入他所呼出来的空气,然後对着他的脸呼出潮湿的气体。

  母龙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他似乎知道母龙要做什麽了┅┅他又大口地吸入母龙呼出的香甜空气,肯躺了下来,龙则紧挨着他,用巨大而美丽的黄色眼睛望着他。

  肯思考了一下,不久,肯慢慢的立起身来,慢慢的靠近母龙,他抱住了母龙的身体,母龙并没有挣扎,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也没有阻止。肯面对母龙,他握住母龙的手,母龙仍然没有抵抗。

  “看,”肯说话了∶“我帮了你,你帮了我,这样我们两个已经扯平了。但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关於你的事的,而且我也希望你能找到回家的路。”

  肯抬起他的手,并亲了母龙一下。

  母龙的皮肤非常的温软,并且散发出淡淡的香气。肯放下母龙的手进入屋子内,走过大门之後转过身来望着母龙,母龙抬起头来,它的下巴微微张开。

  “你想要怎样呢?”肯用温柔的声音问着母龙,并握住母龙的手。

  母龙慢慢的走向肯,并伸出它的手来,他吻了母龙的手,肯将母龙拉到他的身边,母龙那湿润光滑的嘴唇碰触到肯的嘴唇,他感觉到有某种湿润的东西挤压他的嘴。肯张开嘴唇,母龙那湿润滑溜的长舌很轻易的侵入到他的嘴中,他的舌头被母龙的舌头紧紧卷住并不断的拉扯着。他感觉到母龙的舌头正在他的嘴中灵活的蠕动着!而且还不断流出一种香甜的液体┅┅他从未想过会和人类以外的生物做这种事┅┅过了一会,母龙从肯的嘴中缩回舌头,并凝视他的眼睛。肯的嘴内沾满了母龙的唾液,他将母龙的唾液吞了下去,母龙的口水从他的食道流到他的胃里,味道像是鲜美的糖浆。

  肯问母龙∶“我刚刚喝的是你的淫水和唾液对吧?刚刚你做的事情我全都看见了。”母龙害羞的点了点头,“原来你的唾液和淫水有治疗伤口的功能。”肯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肯往厨房里走,母龙紧紧跟随着他,但是它不能通过门口,因为她的翅膀太高。母龙为难地望着他,肯知道他的意思,他向它点头表示了解,然後走回到前面。

  肯走到车库前,打开车库的入口,龙性急的走了进去,肯看到母龙的花瓣早已湿润不已,便站在母龙面前对它微笑∶“来吧┅┅我们结合吧!”

  母龙抬起它的头,从喉咙深处发出满足的呻吟声。母龙用它湿滑的双唇紧紧吻着肯的嘴唇,这次肯张大他的嘴来迎接着母龙那湿润的粘舌。母龙紧紧拥抱住肯,她灵活的脖子缠绕在肯的身上。

  他们拥吻一会後,肯吞入了母龙嘴内射出的大量催淫液,他觉得这只母龙是美丽、文雅的,他想要征服这只美丽的母龙。

  母龙躺在床垫上,一边抚弄自己湿润的花瓣,一边用饥渴的眼神望着肯。肯知道了要做什麽,他脱下了衬衫、鞋子、袜子┅┅母龙淫荡的快速搓弄着自己的饥渴的淫穴,并看着肯脱下衣服。

  车库的地板非常的冷,所以他脱下衣服後便快步走想床垫并躺了下来,然後面对着留着口水的母龙。母龙爬到他的身上,巨大的翅膀从肩膀上伸展开来,它挺起身子并伸出双手,不断在肯的裸露的肩膀上游移着,小心翼翼的不让它的爪子碰触到他的皮肤,以免使他受伤。它的手几乎和它的皮肤一样的热,而且还不停地分泌一种粘滑的液体,但并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

  它伸出手来紧紧抓住肯的手,它将双唇慢慢移到他的嘴边并且亲吻它,它用力吸吮着肯的嘴唇,发出剧烈的吸吮声。然後母龙让肯握住它的双手,温柔的亲吻着它。

  母龙和肯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互相爱抚着对方,母龙的手在肯的身体上不断游移着,母龙的手所发出的热和不断流出的催淫液,让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开始大量流汗,母龙不断舔舐着他额头所流出来的汗滴,并温柔的亲吻着他的身体。

  肯和母龙一起躺在床上,母龙不断爱抚着肯的下体,将它的双脚和肯的腿部盘在一起。他们不断爱抚并探索着对方的肉体,母龙将它的尾巴垂下放在它的小腿上,他们紧紧的拥抱住对方,并热情的亲吻着肯的性欲已经被眼前这只淫荡的母龙挑起了,此时母龙的注意力也完全转移到他那坚挺的肉棒上。

  肯将他那粗大的肉棒在母龙的嘴唇边沿使劲的磨擦着,然後再稍稍後退。母龙似乎了解肯希望它替他口交,它伸出舌头舔了舔沾满肉棒润滑液的嘴唇,色淫淫的盯着他那巨大的肉棒一会後,便将它湿润的双唇向前靠,不到一会儿,肯的肉棒便被母龙迅速的吞入它那湿润的大嘴中成为母龙身体的一部份。

  母龙嘴内峰利的龙牙不断刺激着他的肉棒,母龙一边看着他,一边开始慢慢前後摇晃着它的头部,并吸咬着他的肉棒。起初肯还害怕母龙会因为过於兴奋而伤害到他,但这种疑虑很快就消失了,母龙用它那灵活的粗长的粘舌紧紧包裹住他那根粗硬的阴茎,并不断在他阴茎上蠕动磨擦着,强烈的吸吮力再加上母龙口内分泌的催淫液,让他几乎到达了高潮。

  他紧紧抓住母龙的头,前後晃动着他的腰部,母龙知道肯快要射精了,於是加快它头部晃动的速度,并更用力的吸吮磨擦着他的的肉棒┅┅终於滚烫的精液从阴茎中喷射出来,母龙用它那熟练的舌技快速的将龟头射出的精液用舌头卷入口中,但仍有少部份由嘴巴的边沿流出,滴落在地上。

  母龙不断的用力吸吮,直到确定阴茎不再射出精液後,才不情愿地松开卷绕在阴茎的的粘舌,吐出他的阴茎。

  母龙舔了舔嘴角残留的精液,意犹未尽地望的肯,母龙爬到肯的身上,将它的臀部朝向肯的脸,肯向上望着母龙不断缓缓晃动着的尾巴,下方连接着湿润明亮的阴唇,形状看起来就像人类的阴唇旋转了九十度後的样子,它那粉红色的阴唇像是有生命般的不断张合着,还不断流出大量的绿色淫液。

  他抬起手把母龙的臀部往下压,母龙的双翅刚好座落在他头的两侧。母龙蹲了下来,肯的嘴唇碰触到母龙的阴唇,他亲吻了一下母龙的花瓣,并用舌头深入它阴道的深处舔弄着。肯的动作让母龙感到非常的舒服,她的尾巴开始剧烈地晃动着,他听到它的呻吟声愈来愈大。肯了解到母龙很喜欢他这麽做,更加努力的用他的舌头不断翻搅着他湿润的花瓣┅┅突然,大量的绿色淫水不断地从母龙的阴唇中喷射出来,他的脸上沾满了光滑的龙蜜,这些液体还有一种特殊的麝香气味。“我想你一定很喜欢我对你这麽做吧!”肯微笑着对母龙如此说。

  母龙转过身来跪在肯的腹部上,母龙长长的颈子向前倾,并伸出湿热的舌头舔着肯的脸。突然它紧紧吻住他的嘴唇,肯感到母龙将它粗壮的粘舌强塞入他的嘴中,并迅速滑入他喉咙深处,母龙的舌头几乎要让他窒息了。但没多久,他发觉母龙的舌头开始射出一种液体流入他的食道中,然後再迅速地缩回它的舌头,它舔了舔嘴唇,然後用它的手轻轻地上下套弄着他的肉棒,向他微笑着。

  接下来的几分钟,母龙只是不停地抚摸着他的肉棒,似乎在等待些什麽。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他的阴茎勃起的长度增加有一倍之多!母龙似乎很满意地继续搓弄着他那英挺的肉茎,然後它张开它的大腿,用爪子撑开它的花瓣,肯感到非常兴奋,他发出颤抖的声音问道∶“你┅┅这麽想要我占有你吗?”母龙微笑着点点头。

  母龙站起身来,将它的下体移动到肯的阴茎上方,它让它的身体慢慢的往下降,湿润的阴唇将肯粗长的阴茎完全吞没入母龙的体内。它的头开始向前倾,并伸出舌头舔舐肯的胸膛,母龙尾巴的尖端不断地在他的脚指头上前後骚弄着。龙和人同时发出了沉重的呼吸声,两种相异的生物展现着他们的原始本能。

  母龙展开它的双翼并开始用力推送着,它的双翼将它的身体稍稍抬起一点,它用它的爪子紧紧抓住肯的大腿。但母龙早已给性欲冲昏了头脑,并未注意是否会伤害到他的身体,她的爪子坎入了肯的肌肉中,但他并不觉得痛,因为他已经吞入许多母龙那具有催淫和麻痹作用的唾液,他只感觉到自己肉棒每一次和母龙的阴道撞击时所带来的强烈快感。

  他的肉棒上沾满了不断从母龙蜜壶喷洒出来温软而湿热的绿色液体,那种与异生物交合的刺激及快感简直无法以言语来形容。

  突然,母龙的阴道紧紧地裹住他的阴茎,它抬起来的头发出了野兽般的嚎叫声。肯也同时到达了高潮,他的肉棒不断抽搐着,一次又一次地不断将大量的精液射到母龙阴道深处。

  肯和母龙一起躺着,虽然很累,但他们仍然感到非常快乐。他们的身体沾满了汗水、唾液,还有精液与淫水的混合物。他们相拥了约一个小时,然後肯站起身,准备将车库的门关起来,肯不希望它离开他,但他也知道他是无法阻止它做任何事的。

  他们相望了一会,最後他仍然打开了车库大门。母龙走到外面,将它的身体浸浴在午後的阳光中。肯裸着身子跟在它的背後走出来,对它伸出双手。它抱住肯,但并没有抱得很紧。他吻了一下母龙的嘴唇,但它却轻轻地推开他。

  母龙张开了它的嘴巴,并抓住它嘴中其中一颗巨大的牙齿,然後开始用力地拉扯摇晃着,它将牙齿从它嘴内拔了下来,留下一个不断流出介於红绿间液体的空牙槽,肯注意到在它嘴巴的另一地方也有个早已愈合的空牙槽。它将牙齿拿给肯,肯感动地从它的手中里拿过了这颗龙牙。

  此时龙又咬下它大拇指的爪子给肯,此时肯也想拿一些东西送给它,但他不知要送什麽给这只奇异的生物比较适合。他思考了一会,咬下他那薄薄的长指甲并递到母龙的手掌中,龙悲哀的看着异世界的爱人所送给它的礼物,然後它非常珍惜地将这珍贵的东西紧紧握在手中。

  它向前走了几步,然後又回头悲哀的望了肯一眼,便回头展开它的双翼向天空飞去,快速地消失在云端。

  肯手中紧紧握住龙所送给他的珍贵礼物,他希望这奇异的生物能找到回家的路,也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再见到它。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发信给#,将#修改成@)删除影片。

广告合作:[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 © 2008-2017 pao889.com-色香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