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好屌操 A片毛片免费观看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 国产超级AV在线视频 好吊日av在线视频,我们因为电影而相聚。记住我们网址:www.pao889.com
好屌操 www.z6669.com

记住好屌操 最新网站地址:www.pao889.com 备用:www.pao899.com www.pao559.com www.pao669.com 本站所有电影支持手机播放!在线播放无需下载播放器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凛篇  黄昏的房间,也不开灯,事务所里的两名女孩,一位靠在桌子旁,静静地欣赏茜红色的夕阳;一位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随意卷着自己的蓝发。  「雪莉,」爱莎还是看着窗外,雪莉虽然看不到爱莎的脸,但是她也可以感受到这声呼唤的分量,她坐起身来,聆听爱莎接下来的话语。  「你跟经纪人做过了?」  「嗯。」  「这样啊……」  事务所里再次陷入沉默,两个人都不再看着对方,只是注视着窗外与玩弄着自己的指头。好一阵子,爱莎才突然开口:「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绝对没有要独占经纪人的意思喔。」  雪莉抬起头看向站在窗口的那个女孩,她慌张地摆着手,好像刚才过於沉重的空气让她有点紧张,金色的长发,在夕阳的照射下特别闪耀。还真是可爱的女孩啊,雪莉心里想着,又露出她顽皮的微笑:「放心吧,我也没有要独占的意思,不过你真的不想要?」  爱莎也露出微笑了,她的笑容充满着平和与安稳,就像个有着宽阔心胸的母亲一样。  「我知道对经纪人抱持着同样想法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在经纪人做出决定之前,我不能限制他的行为。」  雪莉虽然很想说爱莎的想法很了不起,但是她现在比较疑惑的是,她们之中有人好好跟经纪人告过白吗?自己跟爱莎的状况,都是突然推倒经纪人吧。不过不擅长计较这种小事的雪莉,还是决定先开个玩笑:「说得也是呢,我们这里还有个都没採取行动的彆扭鬼。」  爱莎与雪莉相视一笑,她们当然都很清楚那个彆扭鬼是谁。就在她们心中的芥蒂随着笑容消失的同时,她们听见外面传来走上楼梯的脚步声,脚步声的主人还哼着轻快的旋律,看来彆扭鬼回来了。  事务所的门被打开,黑发的凛拿着一个小褐色纸袋,哼着歌踏进事务所,一看到事务所里还有着两个女孩,她的身体瞬间僵硬。  「咦?爱莎跟雪莉你们已经回来啦?回来了也不开个灯,真是的。」慌张地胡乱开口,凛急忙打开房间的灯,嘴上还哈哈笑着,想要蒙混过去。  凛的身材高挑,而且有着一头乌亮的黑发,端庄的脸蛋总是不苟言笑,在粉丝的面前,也总是那付认真、对自我要求严格的模样,现在竟然让自己的队友看见这么松懈的样子,凛觉得自己真是太大意了。不过爱莎和雪莉却没有惊讶,反倒觉得稀松平常,她们眼中的凛一直都是个容易认真过头的迷糊蛋,只有凛自己还以为她的形象很精明干练吧。  「所、所以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啊?」  凛一边随口问问,一边从纸袋拿出一杯烤布丁,没有想到事务所里还有其他人,所以纸袋里只有这么一个布丁。凛有些紧张地张望着另外二人,爱莎微笑着摆摆手,雪莉则别过头偷笑着。凛稍微红了脸,总之这是可以自己吃这个烤布丁的意思吧。  「我们刚刚在聊什么啊?」凛像个小动物一样,两手紧握着布丁杯,生怕有人抢走她的甜点。雪莉看着凛可爱的模样,眼睛转了转,露出恶魔的笑容。  「我们在聊第一次做那种事啊。」  凛差点把嘴里的布丁吐出来,虽然勉强吞下去了,但是还不免呛到地猛咳几声。  「咳、咳!你说什么!?」  「就是那种事嘛,你明明知道的。」  凛的脸红成一颗番茄,握着布丁的手也明显地动摇着,不过她还是问了:「所以是什么样的内容啊?」  「也没什么啦,毕竟不是自愿的……」  雪莉突然看向窗外,脸庞上竟然带着一股淡淡的哀愁。凛不禁愣住,原来那个雪莉也会有这种表情,不过不是自愿的究竟是怎么回事?该不会!?  「你说不是自愿是怎么回事?难道说……」  「嗯,毕竟这就是像我们这样弱小偶像的生存之道。」  凛看向爱莎,用眼神向爱莎询问。爱莎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这种胁迫的剧情,可是雪莉一直向自己使眼色,总觉得好像一定要配合才行,只好略带迟疑地点点头。  「竟然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自以为是地当着偶像……」凛的眼神变得锐利,这是她准备全力以赴的认真眼神。  「告诉我吧!到底是什么人做这种事!?」  「是经纪人喔。」  雪莉的话,不要说让凛大吃一惊,连爱莎也更搞不懂她要做什么了。凛的惊讶没有持续多久,马上又换成认真的神情,咬着牙小声地呢喃着:「亏我还把他当成理想男性的范本,想不到是这种禽兽……」  「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没、没有啦!」雪莉明明隐约听到了凛的话语,不过她还是要捉弄地问一下,看到凛还惊慌地否认,她更用力憋住笑意,生怕一不小心就会笑出声来。  「既然这样就让我直接跟他谈判吧!都已经受到这样的欺负,不可以再闷不吭声了!」  「没有用的,他每次做完那种事都会拍照,我们也是因为有把柄在他手上,才会一直配合到现在。」连爱莎都不得不佩服雪莉的演技,说谎时还可以维持那种惆怅哀伤的表情,简直就找到了她偶像事业的第二春,当名演员。  「是吗,我明白了。」凛闭上双眼,似乎有所觉悟。她重重放下手中的布丁杯,转身离开了事务所,坚定的脚步,彷彿踏入战场的勇士一般。  「这样子说谎不好吧。」  凛离开了段时间,雪莉终於忍不住爆出大笑,虽然凛被蒙在鼓里的认真表情,的确有种蠢蠢的可爱,不过这样的谎言真的好吗?爱莎觉得雪莉应该是想帮助凛对经纪人坦白,才加入蒙骗的行列,可是从刚刚的发展看来,这根本是搞坏凛与经纪人之间的关系。  「放心吧,明天是难得的休假,可以去经纪人家里看场好戏啰!」  爱莎隐约觉得雪莉根本就是在恶作剧,不过事以至此也只能静观其变,自己现在能做的,也只是轻轻地叹口气罢了。  叮咚!难得的休假日,对经纪人来说也是最好的,能够专心研究其他偶像队伍的日子,不过这样宁静的工作时光,也马上被不速之客的门铃打断。根据经纪人的判断,这种时候会来找他的,只有和他维持着特殊关系的爱莎和雪莉,可是如果是这两个人的话,直接开门就闯进来了,怎么还会按门铃呢?放弃无谓思考的经纪人,直接走到了门口,打开门的瞬间,他对眼前的访客还真有些惊讶。  走进屋里的当然是凛,休假日的她放下平日绑着辫子的长发,身上穿着黄色的无袖T,搭配牛仔裤。她无视经纪人连忙说的「请进」,凶恶的眼神紧紧盯着经纪人,经纪人马上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已经知道你对爱莎还有雪莉做的事了。」  凛蹦出的第一句话就让经纪人头痛不已,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凛也知道那些事了,不过以凛生气的模样,看来她对自己与其他两人的事有些误会。经纪人正准备开口解释,凛又抢下话继续说:「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凛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准你再和她们两个做了,也不可以在对其他人出手,只能够跟我一个人做!」  经纪人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女孩:原来她在吃醋啊!他看着凛坚定的双眼,两只手还因为紧张而颤抖,看来说出那些话用了她不少的力气,真是可爱的女孩!  「那个,凛你先冷静一点嘛……」第一次受到这么激烈的告白,经纪人也不禁紧张起来,不过在凛的眼中,也只是犯罪者被揭发时的支支吾吾。  「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吗!?」  「也没有啦……」  「那就好啦!从现在开始你就只可以跟我做喔!」  「现在吗……」  在气头上的凛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当她发现经纪人尴尬地看着自己,才想到自己刚刚讲了一堆做啊做的,马上就胀得满脸通红。  「看什么啦!想要做就做啊,你这个禽兽!」  经纪人轻轻叹口气,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彆扭女孩呢,虽然身为经纪人不应该做这种事,可是眼前的少女都已经含着泪向自己要求了,而且前面也有两个先例了,还是如她所愿跟她做吧。  经纪人将凛带进房间,毫不迟疑地脱下自己的裤子,将自己已经有些兴奋的棒子露出,毕竟他可以猜到凛马上会有怎样可爱的反应。  「呜啊!你在做什么啦!」  「当然是准备前戏啰,难道你不想做了吗?」  凛唔了一声,这个男人刚被揭穿真面的时候还在装蒜,现在就已经在威胁眼前的女性了,亏自己以前还相信着他,真是太愚蠢了。凛强忍着不甘心的泪水,让身子挪向经纪人。  「快点告诉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嗯,总而言之先舔舔这个棒子吧。」  凛明白自己没有选择权,她缓缓地在男人面前跪下,她的嘴因紧张而口乾舌燥,伸出舌头舔在龟头上,没有什么湿润的舌苔扫过男人的敏感处,刺激也与众不同的强烈。少了口水的稀释,男性兴奋时分秘的前列腺黏液,直接沾黏在凛的味蕾上,苦涩的味道,加上刺鼻的雄性气味,做这样的事情真的会舒服吗?凛现在满脑子充满着这个问题。  「也可以多用些口水,把整支含进去喔。」  凛白了上头男人一眼,不过对她来说,现在是越快完事越好。她抬起头,嚼动着嘴刺激唾液产生,虽然这个行为同样让她意识到,自己现在满嘴都是这个男人的味道。她重新将充满口水的小嘴靠向龟头,鼓起勇气吞下去,本来还以为会是又黏又难舔,没想到在口水的湿润后,整支龟头竟然变得光滑有弹性。她在自己的口腔里,灵活地转动舌头舔弄男人的龟头,配合着经纪人的指示,又开始前后摆动起头部,口腔彷彿成为了另一个小穴,舌头与上颚巧妙的刺激,比起真正插入小穴,是另一种风味的享受。  凛一开始心里还充满着排斥,但是她是个有着认真性格的女孩,在接受说明与指示后,自然而然就投入了起来。她观察着经纪人的表情,自己这样做对不对,怎样做会更加舒服。对她来说,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完美的表现,即使是这样不合理的行为。不过这样子带给男人舒服刺激是有危险的,经纪人本来觉得凛的舌技拙劣,自己一定可以撑得住,没想到凛的技术快速地成长,让他一瞬间就忍不住要爆发了。  「不、不行了,要射了!」  凛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还呆呆地含着东西,看着上面的男人,突然一股滚烫的热流冲进喉道,伴随着腥臭的味道直冲鼻子,凛呛得急忙吐出男人的东西,在地上呕吐起来,不过也只是将白浊的黏液吐出来。  「你真是,太鬼畜了!」含着泪光,凛的喉咙还满是黏稠的异物感。  「没办法嘛,没想到凛的技术会突然变这么好……」  「哼!你知道就好。」还真是单纯到可怕的女孩啊,才称讚一句就被收买了。  「那接下来,可以麻烦你脱了衣服躺到床上吗?」  「咦!?」凛忍不住发出惊呼,不过看到经纪人一脸怎么可能就这样结束的疑惑,她也只能认命的说好。  凛的胸部不算丰满,还可以称得上有料,不过多到只剩下内衣裤的时候,最令人惊艳的还是那双美腿吧。她的身材本来就高挑,比例也十分完美,要当模特儿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经纪人也来到床上,他掀开凛胸前最后一道防护,亲吻着凛光滑的肌肤,舌头逗弄、吸吮,一支手还不忘了把玩那充满弹性的胸部。不过对女性胸部的刺激,充其量不过是男人自己欲望的发泄,经纪人知道凛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他要做的是帮凛好好的湿润。他的右手在凛的内裤上搓动着,透过布质,感受内部裂缝的形状、湿热。接着他直接将手伸进内裤里,果然还是紧张多於兴奋吧,虽然有些黏液,但是根本不够湿润,看来得要全力以赴了!  经纪人脱下凛的内裤,双手抱住凛的大腿,将他掰开,自己则将整张脸埋进凛的两股之间。他湿热的舌头舔在凛小穴的裂缝上,先是大范围的舔,缓慢的一次又一次,每一次舔弄,舌尖轻巧地带过阴核,带给凛搔痒的刺激。凛终於也渐渐进入状况,经纪人也不客气了,直接针对阴核发动攻势。他用自己的舌尖,快速地在凛的阴核上弹拨,接着更是大力地吸吮,发出啪啪的声响。  凛原本抱持着就任凭这个男人摆佈的心态,没想到他的刺激是这样的舒服,根本没有自慰经验的凛完全招架不住,阴核的兴奋让她的腰整个挺起,为了抑制自己的声响,她只能咬着自己的食指。强烈的刺激,让她觉得好像有什么要喷发出来,为什么会这么舒服?明明是个卑鄙龌龊的男人,自己竟然毫无节操地兴奋着,不甘心的泪水从她的眼眶滑落,但是这一切都不能阻止高潮的带来。凛摀着嘴,让喊叫闷在喉里,不过下面的嘴倒是老实地喷泄着。经纪人得意地看着自己的傑作,这下前置工作就准备好了。  经纪人戴上套子,虽然这是个对男女双方最有保障的做法,但是看在凛的眼里,经纪人不过是不想在女生体内留下证据罢了。上套的肉棒抵着凛小穴的裂缝,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纯洁要被这个卑劣的男人夺走了,这样做真的好吗?以后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就在凛脑袋还乱哄哄地想着,粗大的棒子毫不留情地顶了进来,轻微撕裂伤的痛楚,从下体传了上来,真的进来了,这个男人真的夺走自己的处女了。  经纪人看凛愣愣地望着自己,心想大概她对第一次的感觉有些震撼吧,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全力带给这位少女舒服。他缓慢地摆动腰部,首先要让阴道熟悉肉棒的感触,第一次异物的插入感,肯定没那么好受。他用他的傢伙刺激着少女的敏感处,抽插越来越顺利了,这是凛也感觉到舒服的证明,而本来应该在底下享受性爱快感的凛,竟然遮住眼,嘴里咬着食指,简直就像在抵抗快感一样。  「坐上来,自己动吧。」  经纪人躺了下来,抱起凛让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示意要凛把肉棒放到她的体内。凛一边在心中咒骂他的卑鄙,一边顺从地抬起屁股,扶着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紧闭着双眼,缓缓地往下坐,将肉棒一寸寸吞入自己的体内。经纪人拍拍凛的屁股,要她动起来,凛只好双手撑在经纪人的腹部,晃动着臀部好让自己的小穴的嘴吞吐棒子。这样的动作,简直就像是凛自己在渴求肉棒的插入,每一次的磨擦,都让她的腰一阵酥麻,脑袋也渐渐模糊起来。究竟自己是受胁迫才这么做,还是单纯因为舒服,凛的脑袋竟然有些搞不清楚,她现在甚至积极的扭着腰,想要品尝更多的快感。  享受完凛的服务后,经纪人抓住凛的臀部,用力、快速向上抽插,太过强烈的快感让凛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终於忍不住放声浪叫。看到凛终於可以好好享受,经纪人将凛重新放回床上,抬起她的一支脚,让她侧躺着进行抽插。经纪人不断地向前顶入,加速再加速,粗重地喘息,进行着最后的冲刺,他闷吼一声,奋力将他的白浊欲望射进套中。在一抖一抖地挺着腰发泄后,经纪人终於放下刚才还跟着他高声娇喘的女孩,让凛好好在床上休息。  凛用被单裹住自己的身体,看着已经在床下穿戴好的经纪人,强烈的丧失感让她快哭出来,倔强的她还是强忍着泪水说:「这下你满意了吧!」  还真是嘴硬的傢伙,明明就是自己说要做。经纪人从头到尾只觉得凛在闹彆扭,他已经完全认定凛是个傲娇,无可奈何地摸着自己的头。  「是是,我非常满意喔。」  经纪人再次抬起头,看到的却是满脸泪水的凛。她简直无法想像,她以前敬重的那位男性,竟然是个夺走女生最重要的第一次,还是保持着这样满不在乎态度的小人,悔恨与不甘心的泪水,无法抑制地向外流泄。  「等、等一下,为什么要哭啊?」  「因为我是个不长眼睛的笨蛋啦!」  经纪人突然感觉到事情好像不是他理解的那样,可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就在他疑惑的同时,他突然听到房门外有些声响,他靠上门板仔细聆听。  「怎么办?凛好像都哭了。」  「嗯……,不过好像也超过破梗的时间点耶。如果这个时候冲进去说:『哈哈,凛其实你被骗了!』应该会漂亮地被他们干掉吧……」  喀拉。就在两名少女还在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门无预警被打开,爱莎和雪莉刚刚还靠在门上偷听房内的情况,门一打开,两个人就跌进房间里,她们也就这样趴在地面上,直觉告诉她们,这个时候抬起头一定会看到魔鬼吧。  「爱莎、雪莉!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呦!碰巧经过而已啦……」  面对凛急切的呼唤,雪莉也只好抬起头面对,果然看到经纪人已经在上头磨拳擦掌。完蛋了吧,坐在地面上的两人现在也只能向上帝祷告。  「可以请你们两位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对、对不起啦!!」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发信给#,将#修改成@)删除影片。

广告合作:9939av@gmail.com

版权所有 © 2008-2017 pao889.com-好屌操